恩德小说网提供云过是非《金屋》无弹窗阅读
恩德小说网
恩德小说网 都市小说 武侠小说 推理小说 科幻小说 穿越小说 竞技小说 网游小说 历史小说 综合其它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同人小说
小说排行榜 官场小说 玄幻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短篇文学 乡村小说 耽美小说 经典名著 仙侠小说 总裁小说 重生小说 灵异小说
好看的小说 美人芳信 欲孽生烟 欲龙猎艳 女人故事 媳妇蜕变 江南舂色 民国香滟 贤妻绿公 女友佳琳 肥水人田 热门小说 完本小说
恩德小说网 > 耽美小说 > 金屋  作者:云过是非 书号:109  时间:2006/9/10  字数:7610 
上一章   85第十章利用吃醋    下一章 ( → )
他浑身一软就昏睡了过去。

  嬴政想着,怕什么呢,反正是刘彻…

  嬴政全身无力,太一手指头都费劲,睡得昏昏沉沉的,身边很热,好似放了个大火炉子。

  自从进了咸,嬴政终于变回嬴政,他的榻旁边就是空的,正如人说的,榻之边岂容他人鼾睡,只不过偶尔也会觉得有点儿冷清。

  若是以前的嬴政断不会觉得冷清,也万万不会有这样的想法,只不过现在不同了,他已经习惯了刘彻,突然不见刘彻的踪影,自然会适应不了。

  嬴政累的不行,什么也考虑不了,被那股温软紧紧拥在怀里,眼皮太重,沉沉的睡了过去。

  嬴政纵使闭着眼,光线也透过紧闭的眼皮,他稍微一动弹就全身酸疼,尤其是大1腿内侧,有些火1辣辣的刺痛。

  嬴政脑子里顿时一闪,全身弹了一下,酸疼的感觉的他“嘶”的了口冷气,猛地睁开眼睛。

  外面已经大亮了,只不过这个殿进来的人少,又是仆从住的地方,没有人过来罢了,还是很安静的。

  温热的呼吸一吐一的洒在颈子上,嬴政下意识的缩了缩脖颈,稍微一侧头,嘴从刘彻的下巴上滑了过去,惊得嬴政轻轻抖了一下。

  刘彻虽然睡得很沉,不过练家子的身体非常惊觉,稍微有动静就醒了过来。

  刘彻张眼看着嬴政,嬴政的脸色有些殷1红,身子光溜溜的,被自己揽在怀里,和自己贴的很近很近,两个人热的呼吸都着。

  刘彻的手在他的背上抚1了两下,欠身过去,在他的嘴角上吻了一下。

  他能明显的感觉到,嬴政没有反抗,嘴哆嗦了一下。

  刘彻的手继续在嬴政的后背抚1,嘴含1住嬴政的嘴,他听到,嬴政的喉头里发出舒服的咕哝声,像小羽扇一样,闹的人心坎里发1发麻。

  刘彻的手不住揽得更紧了,摸着身下人光滑细致的少年肌肤,心头里的火又烧了起来,似乎昨晚上的酒意还没有完全散去。

  嬴政身子一僵,他们都是全身赤1,自然感受到了刘彻下面的变化。

  刘彻差一点笑出来,嬴政那介于少年的稚1和青年的英气之间的表情极为有趣,一双吊梢的凤眼睁得浑1圆浑1圆,黑白分明的眸子里充斥着惊讶,还有一些氤氲的水汽,两瓣被自己吻得发红,还镀着水渍,给青涩稚1的少年平添了一份旎。

  刘彻的手摸在他的前,轻轻逗着昨被自己过分蹂躏过的小凸起,另一只手顺着嬴政的腹部往下滑去。

  嬴政颤了一下,前的凸起昨天被刘彻过分的照顾,一碰就有些刺痛,还有些发,那种似疼非疼,私的感觉,惊得嬴政一灵。

  刘彻的手还没有爱1抚到位,一个没防范,没想到突然对方一推,刘彻后背“嘭”的一声滚下了榻去。

  嬴政探头看了一眼,随即脸上没有表情,伸手拿过旁边的衣服,自己自顾自的套上,一面整理衣襟,一面道:“我还不太适应你的脸。”

  刘彻愣了一下,随即就明白了,自己虽然是刘彻,但是顶着一张嫪毐的脸。

  眼下已经知道嬴政还记得自己,那么他也一定记得嫪毐的罪行,自然会觉得很别扭罢。

  嬴政套好了衣服,也下了榻,站直身子在刘彻面前,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垂着头看刘彻,道:“你这个风种,若是敢和太后走得近了,我就让你做真正的嫪毐…先阉了你,再车裂。”

  刘彻眼皮猛跳了两下,只觉得这个天气,不穿衣裳还真是有些凉,后脊梁窜起一阵阵寒意来。

  嬴政说完了,踢了他一下,道:“起来,穿衣服,万一叫人看见了也阉了你。”

  刘彻长身而起,高大的身材,一1丝1不1挂毫无遮掩,让嬴政突然想到昨愉,虽然没有真正的进入,但是自己竟然晕了过去…

  俩人正说话间,忽听外面有些动静,有跫音声急匆匆的往这边来了。

  嬴政连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但是头发也散着,瞪了刘彻一眼,刘彻的衣服不繁琐,而且样子没有嬴政狼狈,很快就穿戴整齐了。

  外面的动静越来越大,原来是小童赵高来了,嬴政低了声音道:“你出去。”

  刘彻点了一下头,开门走了出去。

  很快嬴政就听见小童的声音道:“你看到王上了么?从昨夜里头就不见了,我看到王上的侍从在殿门口,就过来问问你。”

  刘彻面不改的道:“自然见到了,王上昨夜里饮多了酒,必然睡糊涂了,跌在廊上就睡了。”

  小童一听刘彻见过嬴政,顿时松了一口气,道:“吓死我了,见到就好!”嬴政听他们外面说话,捏了把汗,随即张口,声音很平淡的让小童进来。

  小童一进来,看见嬴政这幅模样,他年纪还小,又一直跟着嬴政在赵国,哪里懂得什么那些事儿,还以为嬴政真的睡了一夜的回廊,连忙过去给嬴政梳洗。

  小童道:“王上,您身子怎么样,有没有不服输?”

  嬴政心里一惊,还以为小童知道了什么,就听小童又道:“嫪毐说您睡了一夜的回廊,这种天气有没有着凉?让太医过来瞧瞧罢。”

  嬴政这才吁了口气,道:“没这个娇气。”

  小童给嬴政束了发,嬴政没看刘彻一眼,从他旁边走了过去,只不过两个人错过的时候,刘彻的手碰了一下嬴政的指尖儿,嬴政顿时身子一麻,似乎是记起了昨夜的疯狂,耳朵儿瞬时有些发红。

  刘彻看着嬴政装作镇定的慢慢走远,不轻笑了一声。

  嬴政上了车驾,对小童道:“你去把李1斯甘罗叫过来…还有王翦,把他也叫过来。”

  “诺。”

  小童应了一声,知道嬴政是要开始议政了,刚要趋步走远,就被嬴政叫了回去。

  小童过去扶着车,道:“王上还有什么吩咐?”

  嬴政想了好一阵,似乎是咬着后牙说的,让小童莫名的一哆嗦,就听嬴政道:“把嫪毐也叫来。”

  刘彻被召过去,就知道会如此,这么多年来早就摸清了嬴政的脾,被自己磨得面硬心软总是有的。

  刘彻特意换了一件戎装,他的身量高本身穿什么都很体面,再加上衣服像是那么回事,就更趁着整个人看起来英气俊朗。

  刘彻到了殿前,果然做王上就是不同于太子,殿前站着整齐的侍卫,还有好多内侍,刘彻上前,侍卫请他解下佩剑。

  刘彻把间的佩剑解下来,放在门前准备给武官解剑的剑托上。

  刘彻方要进去,就听有跫音而至,回头一瞧,来人竟然是王翦。

  刘彻心头一突,王翦也是当世大将,往后必然少不得和王翦多接触,只不过…一想到王翦和嬴政的亲厚程度,刘彻心里有些微妙。

  王翦上了台阶,侍卫也请他解剑,王翦应声将间的佩剑一摘“咔”的一声搁在剑托之上,动作相当干错利索。

  刘彻难免多打量了一眼,王翦正好和他的目光撞在一起,似乎有些纳闷,不过还是善意的笑了笑,这才抬步进了殿内。

  众人很快都到齐了,嬴政坐在王座之上,打量着殿上站着的众人,慢悠悠的笑道:“寡人初登王位,年纪尚轻,有太后和仲父辅佐…只不过坐着个王位的终归是寡人,而不是太后,更加不是仲父,就算寡人年纪轻、见识浅,也该当为江山社稷做点儿什么。”

  他这么说着,众人行礼道:“王上英明。”

  嬴政嗤笑了一声,道:“你们都是跟着寡人的老人了,不需要和寡人客套什么,都坐罢。”

  众人依话展袖坐下。

  嬴政这才继续道:“寡人也自知年轻不懂世故,朝中的事情就由仲父来搭理,但是朝外的事情,寡人还是可以伸手管一管的,众卿可知…这朝外的事情,是什么?”

  刘彻稍微抬了一下眼皮子,这事情还能有别的么,自然是统一六国了。

  嬴政似乎也不想让其他人来说,又继续道:“王翦。”

  “卑将在。”

  王翦立时听令站了起来。

  嬴政笑道:“寡人经常听蒙骜将军说,王翦是后起之秀,如何厉害,如何睿智,在军中立下了无数大功,你比寡人年长一点儿,已经封了将军…怎么样?想不想力更大的功劳?”

  王翦当即深深拜下,道:“谢王上厚爱,王翦自当肝脑涂地。”

  “好啊。”嬴政点头道:“眼下蒙骜将军还在晋,不过寡人觉得,这一仗也不需要蒙骜老将军出马了,你就替寡人挂帅,去打韩桓王。”

  王翦愣了一下,他虽然是少年得志,但是最多也当个先锋而已,还从来不曾挂帅,毕竟自己太年轻了,军中讲究的是资历。

  他没想到嬴政一上来就给自己这么大的权利,心中一阵澎湃,当即跪下来道:“卑将…拜谢王上信任!”

  嬴政笑眯眯的道:“不要谢寡人,是你自己有能耐,寡人没什么能耐,但是相信自己的一双眼睛还是管用的,王翦,别让寡人失望。”

  众人之后又商讨了一下,如何攻打韩国的事情,韩国若小,韩桓王疑心重,虽然国内有猛将,还有睿才,但是都不被重用,王翦虽然是后起之秀,不过对付一个韩桓王,似乎绰绰有余。

  众人散了之后,李1斯却伫立在当地没动,嬴政笑道:“先生还有话说?”

  李1斯迟疑了一会儿,道:“王上…王上要动1兵,虽然有兵符在手,只不过…只不过…”

  嬴政看他吐吐的样子,轻笑了一声,道:“只不过什么?只不过还需要吕不韦和太后的印信,才能动1兵么?”

  李1斯一愣,原来嬴政想到这个事情,当即有些惭愧,觉得是自己多言了。

  嬴政笑道:“既然先生提起了这件事儿,那么就有劳先生把这个拿给丞相,想办法让丞相盖上印信。”

  他说着拿出一卷已经拟好的诏书,李1斯连忙上前接过去,心里没有谱儿,也不知道吕不韦会不会盖章。

  嬴政道:“先生只管去,这么点儿小事,丞相还是由得寡人去顽的。至于太后,寡人自己去便可。”

  李1斯应了一声,这才退了出去。

  嬴政等他退了出去,稍微一招手,小童立刻过来,道:“王上有很么吩咐?”

  嬴政道:“备车,寡人要去见太后。”

  小童应了一声,连忙出去支应了。

  嬴政长身而起,从殿里走出来,一出殿门就看见刘彻站在外面还没有走。

  嬴政瞥了他一眼,嘴角上挂着笑意,道:“正好你在,跟寡人走一趟。”

  小童很快准备好了车驾,嬴政登上车,刘彻跟着车驾,不多一会儿就到了太后赵姬的殿前。

  刘彻眼皮一跳,嬴政没有马上下车,而是招手让刘彻附耳过去,嬴政热的呼吸就洒在他的耳边。

  “寡人要太后的印信,该是你出力的时候了。不过…这力出大发了,又要小心你下面不保。”

  他说着,还拍了拍刘彻的肩膀,温柔的气息若是在平里,刘彻该高兴才是,只不过现在,让他浑身一灵,嬴政这是要自己转移赵姬的注意力,但是又要拿捏住火候,岂不是千难万难。

  刘彻看着嬴政微微翘1起的嘴角,那种得逞的笑意,让他心里一阵发1,咳嗽了一声掩盖住在众人面前不该出的神色,装作很恭敬的扶嬴政下车。

  嬴政继位,赵姬是高兴的,毕竟她是太后了,以后再没人能管她,只不过昨夜里没有遇见刘彻,她心里又不高兴,正这个时候就听王上来了。

  赵姬心里一跳,拉住侍女道:“王上来了?那…他身边儿的那个侍卫来了么?”

  侍女不解道:“哪个侍卫?”

  赵姬脸上立时羞红,道:“就是那个瞧起来很英伟的。”

  侍女马上就明白了,嘻嘻一笑道:“自然了,可不是一起来了嘛,奴婢这就请王上进来。”

  赵姬见侍女出去请,连忙扶了扶自己的发鬓,又扯了一下自己的领口,这才慵懒的窝在榻上,拨1着自己的袖摆。

  嬴政和刘彻一进来,赵姬眼睛顿时一亮,今天的刘彻衣服穿得比平都体面,更衬托着高大的身材。

  一想到昨刘彻喝了酒,却没有过来,赵姬就觉得牙,也不知便宜了谁去,刘彻血气方刚的,肯定不可能自己纾解就完了。

  赵姬装作没注意刘彻的样子,故意扶了一下自己微散的头发,对嬴政道:“我儿怎么今有空来了?初登王位,我儿事事都要想着,要是觉着辛苦,就不用特意往我这里跑。”

  嬴政一笑,道:“儿子是来给母亲问好的,还有另外一件事儿。”

  “哦?”赵姬的目光不自主就往刘彻身上瞟,只是随口应付着嬴政,道:“有什么要紧事儿么?”

  嬴政看了刘彻一眼,道:“还不把东西呈给太后过目?”

  刘彻心中暗暗叫苦,当即垂着头,很恭敬的双手擎着已经拟好的诏书走过去。

  赵姬见刘彻走过来,心里登时如同鹿撞,脸一下子绯红起来,只觉刘彻每走近自己一步,身子就发热一点儿,一想到若是昨晚成功了那该有多好。

  嬴政看着赵姬的反应,明明是自己让刘彻去混淆视听<金屋>
上一章   金屋   下一章 ( → )
干爹和那些干药膳人生和主人的十个竹木狼马媳妇儿很暴力
恩德小说网为您收集整理并提供金屋vip章节85第十章利用吃醋,《金屋》是作者云过是非的倾力之作,金屋全文无弹窗广告无弹窗阅读尽在恩德小说网,恩德小说网致力于打造无广告无弹窗的金屋免费在线小说阅读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