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德小说网提供云过是非《金屋》无弹窗阅读
恩德小说网
恩德小说网 都市小说 武侠小说 推理小说 科幻小说 穿越小说 竞技小说 网游小说 历史小说 综合其它 言情小说 校园小说 同人小说
小说排行榜 官场小说 玄幻小说 架空小说 军事小说 短篇文学 乡村小说 耽美小说 经典名著 仙侠小说 总裁小说 重生小说 灵异小说
好看的小说 美人芳信 欲孽生烟 欲龙猎艳 女人故事 媳妇蜕变 江南舂色 民国香滟 贤妻绿公 女友佳琳 肥水人田 热门小说 完本小说
恩德小说网 > 耽美小说 > 金屋  作者:云过是非 书号:109  时间:2006/9/10  字数:12675 
上一章   30    下一章 ( → )
田蚡家里坐不住,找了个机会跑进宫来,去见王太后,道:“姐姐,皇上这许多日子这么安静,又是要筹备什么大事么?”

  王太后笑道:“他能筹备什么大事?是出去玩了,带着什么卫青、韩说,去终南山打猎了,晚上就借助人家里头,还自称是平侯,心都玩散了。”

  田蚡道:“姐姐,这不正是好时机么?”

  “什么好时机?”

  田蚡笑道:“你忘了李妍么,就是那个长有几分酷似皇后倡女,现正乐府,皇上去了终南山,咱们不如把李妍打扮成村妇样子,让他们偶遇,岂不是妙哉?”

  王太后一听也笑道:“还是你鬼点子多,那就去罢,这会儿还来得及,皇上临走时候过来说,他这一趟估计要去个十天八天。”

  田蚡应声,道:“既然姐姐都允了,那我可去办了。”

  王太后道:“只是一点,可别馅了,万一叫窦太主知道是我给彘儿身边女人,那就没好日子过了。”

  “我办事姐姐还不放心么。”

  田蚡这么说着,也不耽误,就赶紧退了下去,去让李妍准备。

  刘彻自从听了东方朔话,就去找椒房殿侍女来问话,只是问出来内容很平淡,平里皇后根本不怎么出去,要是出去就是往太皇太后或者皇太后那里,偶尔和窦婴这些亲戚们说说话,也没什么别。

  只是刘彻心中仍旧想着东方朔话,庆幸是陈阿娇就算再厉害,也终归是女人,不能翻出天去,只是现来看,汉室已经盛大过于,朝中上下都是由老太太说了算。

  这一点让刘彻心里分外不舒服,外戚永远是他心里面一刺,如果皇后势力再大,就为窦家这个外戚又增添了一股力量。

  刘彻觉得宫中是待不下去了,他总想去椒房殿看看,只是真去了话又觉得尴尬,所以索带着侍卫们一起出宫去游猎。

  刘彻有些出神,侍卫们将猎物围住,等着陛下来狩猎,结果刘彻却出神,一支箭堪堪偏,什么也没中。

  众人都有些惊讶,卫青和韩说骑马跟着后面,卫青是个老实人,就算宫人已经磨练了很久,依旧是个老实人,只不过多了几分忍让和城府罢了,相对卫青来说,韩说别看年纪比刘彻和卫青都小,但就圆滑多。

  韩说见到刘彻一箭偏,赶忙道:“陛下可是有什么心事?想陛下手持短刃力搏黑熊,怎么可能偏呢?”

  刘彻听他这么说,不是不知道韩说拍马,只不过谁都*听马匹,于是笑道:“你小子眼睛倒是尖啊,朕确实是想些事。”

  韩说赶忙笑着道:“卑将以为,天色稍晚,不如附近找找人家,陛下好好歇歇,明再行狩猎?”

  刘彻也没心情,点头道:“行了,就这么办罢。”

  韩说一听陛下首肯,立马朗声对众人道:“附近找找人家,陛下要休息了。”

  他们这些人里,卫青官衔高,谁都能看出来韩说是想讨好皇上,并不把卫青看眼里,平里卫青为人很厚道,对其他人也不错,从来不会刻薄,所以这时候很多人都心中略有不平,觉得韩说算什么东西,只是卫青还不曾说话,其他人也不好多说。

  先头去探路侍卫回来,说附近没有什么大庄子,只前面有一个不大不小农庄,虽然简陋,但是还算干净,请示陛下要不要过去。

  刘彻并不计较这些,道:“走罢,今晚上就将就罢。”

  一行人簇拥着刘彻往农庄去,刘彻用是平侯名头,但是农家人从来没见过什么侯爷,只见许多人都早早跪地上,接他们。

  刘彻下了马,韩说赶紧过去接过马缰来,拴旁边,随即步跟随刘彻身后。

  刘彻道:“我看这儿还不错。”

  韩说一脸笑着点头,进了农庄,韩说用袖子抹干净矮榻,请刘彻坐下来,随即站到一边。

  这时候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年纪还不过十五女子娉婷而入,她垂着首,羞答答低着头,虽然一身简单布衣,但是趁着外面皮肤分外白皙细滑,就犹如上好绸缎一样。

  那女子走进来,手上托着水碗,将碗放矮榻案上,随即立马缩回手去,一双白柔荑小手一闪而过。

  若是平里,刘彻早该有兴致,只是现他没心情,心里头还想着东方朔说事情。

  那女子不是别人,正是田蚡安排好李妍。

  李妍垂着头,见刘彻并不理自己,膝盖微弯行了礼,怯生生道:“平侯请喝水。”

  说罢了,悄悄抬头去看刘彻,刘彻听她声音温婉娇弱,也抬眼去看她,两个人目光撞一起,李妍羞得立马低下头去,一张俏脸泛着不正常绯红。

  刘彻只看了一眼,突然一怔,呆愣愣看着李妍,农舍昏黄烛火下,李妍样貌镀上了一层淡淡缇红,显得飘渺而不真实

  刘彻有些震惊,乍一看这农家女样貌实是太像了,像极了椒房殿里那人,让刘彻辗转不能安心嬴政。

  韩说见刘彻盯着这农家女发呆,心中暗暗地记下来。

  刘彻道:“抬起头来。”

  李妍听他突然出声,似乎是吓得哆嗦了一下,随即才慢慢,一双水亮杏眼中带着惊慌,抬起头来,边却漾起淡淡笑容。

  刘彻这回再细看,又觉着不像,而且那个人又如何能这般瞧着自己,不论什么时候,嬴政都不是示弱人,要是他肯这么娇滴滴瞧着自己,刘彻想着,自己一定高兴坏了。

  刘彻有些失望,这女子美则美矣,只是细看却没有嬴政气质,刘彻兴致不好,就没再说什么,连对方名字也没问,只是拿起案上碗来喝水。

  李妍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按照田蚡安排,自己该当不是这么尴尬枯燥站着才是。

  刘彻吃了些东西,奔波了一天也累了,就准备休息。

  刘彻一路累了,加上这些日子心思重了些,很就睡着了,迷糊糊但觉有什么东西凉冰冰,自己身上滑,鼻息间又能问到一股浓腻花香。

  起初刘彻没有注意,只不过后来那凉冰冰滑腻腻东西,越来越往自己身下摸去,刘彻猛就清醒过来,掀翻了身上东西,翻身下

  屋子里动静有些大,外面正好是卫青守夜,听见动静也不敢怠慢,立马破门进来,借着淡淡月光,就看见刘彻衣裳大敞着站地上,上蜷缩着一个只着亵女子。

  李妍见到有人进来,惊叫了一声,连忙用被子将自己身体掩盖起来。

  刘彻见卫青进来,指着李妍喝道:“这是怎么回事,谁让她进来?”

  这边声音大了,韩说听见了也赶紧进来,就看见这么个场景,连忙跪下来道:“陛…是卑将…卑将安排,卑将只是觉得平侯一路劳累,所以提议让李妍姑娘来…来陪陪平侯。”

  刘彻听了差点被韩说气死,一脚将韩说踢翻,道:“滚滚滚,赶紧滚出去。”

  韩说被踢翻,也不敢说什么,只是一连磕头认错,听见刘彻让自己滚,从地上爬起来,还不忘抓了李妍往外去,免得皇上看到李妍又生气。

  李妍身上衣服全都掉了扔地上,只有亵还没,裹着被子被韩说带了出去。

  其他人虽然跪地上,但是看见韩说狼狈样子,都觉得特别解恨,一个个憋着笑。

  刘彻被他们一搅合,什么睡觉心情也没有了,道:“都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不想睡觉,那就连夜回宫罢。”

  卫青一愣,道:“陛下…回宫?”

  “对,”刘彻点头道:“回宫。朕突然想起来有些事情没有处理。”

  卫青听他这么说,自然知道什么有些事情没有处理,明显只是借口,但是也不敢反驳,只能道:“诺。卑将先去准备,请陛下稍待片刻。”

  刘彻点头,其他人给刘彻拿来了衣物换上,很就准备好了马,将士们跨上马,就出了农庄,往回去了。

  李妍穿好了衣裳,追出来好远,只是连人影也看不到了,刘彻一众人走很急,李妍懊恼直跺脚,自己做根本没什么错,只是这皇上根本不像田蚡说那样。

  其实刘彻确实没有什么事情,只是他经过刚才事情,忽然觉得自己该回去看看嬴政才对,不然自己跑出来这些天,心里总还是惦念着对方。

  尤其现是特殊时候,嬴政所作所为都是帮着自己,自己又怎么能怀疑他,让他心寒呢?刘彻这么告诉自己,顿时问题就全都解开了,心中也不再怎么膈应,一心只想着赶紧回宫去。

  黄河决口,大饥,人相食。

  进来近来太皇太后那里总是接到官员奏章,很多上报黄河决口事情,皇上不宫中,大小事务全都由太皇太后决定,太皇太后又年纪大了,劳不得这么多心力,左思右想,虽然窦婴和窦家人并不是太亲,做事也不完全向着窦家,但是能分担大事,也就只有窦婴能行。

  太皇太后把窦婴叫到东宫去,询问他办法。

  嬴政听说窦婴去了东宫,也想趁机去给太皇太后请安,和窦婴多谈几次,只是他还没来得及出椒房殿,楚服过来说,窦太主来了。

  嬴政只得又坐回去,窦太主进来,就看他穿整齐,是要出门装束,赶紧过来坐下,道:“你这又是要去哪里啊?成天坐不住,你是有身子人了,不要天天往外跑,万一磕了碰了,怎么好。”

  嬴政听他叨念自己有身孕就脑仁疼,窦太主是生怕嬴政没这个自觉,嬴政本身不想提起来,起码还能自欺欺人,结果偏偏不能如愿,连自欺欺人都不行。

  他身子越来越重,也不像之前那样显现不出来,如今坐下站起来都需要人扶着,嬴政觉得连走路都不利索,心中就是恨得牙

  只是这个孩子现还得留着,宫里人变本加厉待自己恭敬,还不是因为身为皇后自己,现怀了龙种,这是一张保命筹码。

  嬴政听窦太主叨念了一阵,本想听听她就走了,结果窦太主没走,反而坐稳当了,道:“阿娇,我问你,皇上这回出去,走了几天了?”

  嬴政道:“我没太记着,六七天罢。”

  窦太主拍着桌案,皱眉道:“六七天了!阿娇啊,你要知道,皇上走了六七天,那可就是六七天没来过椒房殿。什么女人不想爬上皇上榻啊,他外面六七天,你怎么就能稳稳当当呢?万一他带回来十个八个女人,你说你怎么办!你现又大着肚子不方便,皇上魂儿被人勾跑了,你就算生儿子也没有,知道了么。”

  嬴政听他说什么“大着肚子”额角青筋直蹦,窦太主见他不回话,拉了他一把,凑近过去,低了声音道:“阿娇啊,不是我说你,你可要知道,男人女人这个时候,容易出去花心,你辛辛苦苦给他生孩子,可别赔了孩子套不着狼,知道么!还有,我算着你也好几个月了,等身子稳了点儿,你也别太面皮薄了,该和皇上干什么就干什么,知道么!”

  嬴政深了一口气,咬着后牙,才没去理窦太主,窦太主虽然话说句句理,可是句句都戳中了嬴政心窝子,果然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窦太主见他不理自己,戳了一下他头“我说你听见了没有,死丫头,你不听娘,端着架子,等到时候皇上被狐媚子勾跑了,那就完了!你想想,皇上身边女人那么多,什么卫子夫啊,卫子夫还是你这椒房殿呢,结果不是跑到皇上跟前伺候去了么?你可把眼睛放亮了,卫子夫正是妙龄,天天伺候皇上衣早起,不出点事才了呢!”

  嬴政被她烦不行了,才搪了一句“我知道了。”

  窦太主道:“嘴上知道了可不行,你还得有些行动才是呢。你身子怎么样了,等御医来请脉时候,多问一句,能不能行房事了。”

  嬴政听她又说“房事”什么,打断了窦太主话头,皮笑不笑道:“只要母亲别再第二个董偃进宫来,其他也不妨事。”

  窦太主顿时被哽住了,有些不好意思道:“娘不是看人不明,轻信了那厮么,怎么还能有下次,阿娇放心好了,别管什么人,只要有人妨碍到你皇后位置,娘就跟他没完,这可是娘辛辛苦苦和王太后筹划来。”

  窦太主说王太后,嬴政知道窦太主心思不细,根本就没怀疑王太后什么,但是王太后明显对窦家人都有偏见。

  俩人正说话,嬴政还想提醒窦太主一句,楚服忽然进来,道:“娘娘,太主,皇上回宫来了,直往这边过来了!”

  窦太主大喜,站起来道:“呦,这是好事儿啊,皇上回宫来头一件事是来看你。”

  说着将嬴政拉起来,道:“,打扮一下,娘给你选个好看衣服,人说小别胜婚呐,我看太医也不用问了,你着身孕都好久了,今儿晚上一定要把皇上留下来,知道么?就是可别太猛了,坏了太子可不好。”

  窦太主一边说,一边笑,搞得好像嬴政真会把刘彻留下来过夜一样。

  窦太主给他挑了一件比较花哨衣服,平里嬴政才不会穿那些花里胡哨衣服,也不抹粉,幸而陈阿娇本身长得就是无可挑剔美人,擦脂则嫌,抹粉则嫌白,嬴政这样反而是养眼。

  还没来得及给嬴政再怎么多打扮,刘彻车仗就到了。

  窦太主也不妨碍他们,笑眯眯打量了一番嬴政,道:“我女儿果然国天香,好看衣服趁着就是好看,皇上他也是男人,哪能受得了咱阿娇一笑呢,阿娇啊,听娘话,可别耽误了自己,娘先走了啊。”

  嬴政听多了窦太主话,都觉得咬牙切齿变成了无奈,看着窦太主出去,深深松了一口气。

  刘彻很就进来了,嬴政出来他,以往嬴政只穿素衣裳,如今被窦太主一打扮,衣裳颜色<金屋>
上一章   金屋   下一章 ( → )
干爹和那些干药膳人生和主人的十个竹木狼马媳妇儿很暴力
恩德小说网为您收集整理并提供金屋vip章节30,《金屋》是作者云过是非的倾力之作,金屋全文无弹窗广告无弹窗阅读尽在恩德小说网,恩德小说网致力于打造无广告无弹窗的金屋免费在线小说阅读网站。